勝在險中求

散戶斗莊技巧 時間:2019-05-26 瀏覽

第二節 勝在險中求


1995年是我最輝煌的一年,期貨操作手風頗順,而且年初就開始接觸股票,老板手
中有幾百萬股處于虧損狀態,始終無法解決,就轉到我手上。1993年我就作過一陣股票,
但真正實質性運作還是從1995年開始,1995年的股市實在是令人目不忍睹,我使盡渾身
解術,也無法扭轉乾坤。當股市跌到600點時,我給老板寫了份報告,大概有1萬多字,
那是我寫的最長的一份報告,從國際到國內,從行業到個股,能寫的全寫上了,目的只
有一個——要錢抄底。只記得報告的結尾是這樣寫的:“已經有許多人在股市中負傷甚
至犧牲,那就讓我們堅持到最后,把紅旗插到敵人的陣地上。”老板曾是個軍人,做事
雷厲風行。當股市跌到550點左右的平臺時,我開始了我的股市操作生涯,而且資金越
來越多,很多老相識和新相識聚在一起,信息也多了起來。

南方和冬天是非常煩人的,寒冷像能鉆到人的關節中去,無法驅除。我弄了一盆碳
火在屋里,加上五香花生米和常備的二鍋頭酒,不知不覺成了怕冷人的天堂,人越來越

多,大多是作期貨時就認識的老友,經常架起火鍋邊吃邊侃。那時行情依然沒有好轉,
人氣已經冷到極點,我的資金已經被套80%,剩下的一點再也不敢輕舉妄動,幸而有期
貨的盈利來彌補。有一次也許是太無聊了,豐潤信托的虎子打電話給我:“飛鳳股份價
格太低(股票名稱也虛構一下,請諒解),我買了一些。”“還能跌!”我懶洋洋地告
訴他。“不可能,你能讓它一分不值?”我一聽他叫板立刻來了神:“你等著。”我掛
了電話就把自己手中的飛鳳賣了50手,那個時候根本找不到大買家,50手把價格砸低了
8毛錢。虎子來了電話:“行了,別砸了,行了,我服了。”晚上他跑來和我講,因為
飛鳳股份被套8毛錢被老板狠狠斥責了一頓,成為酒友的笑談。
金星是個大活寶,他的到來,給我的屋子憑添了一股1996年春天的氣息。晚上照例
的酒會由于屋子太小已經裝不下各路尊神,就跑到外面的大排檔吃爆炒狗肉。金星儼然
是個領袖,一邊滿嘴流油地吃一邊指手劃腳地講,嘴的兩大專業用途吃飯和講話被他同
時發揮得淋漓盡致,逗得大家前仰后合。金星所在的公司是一個極有背景的公司。我們
作期貨有賺有陪,金星的那家公司就從來沒賠過,所以金星作操盤手也極舒服,在我們
之中很有威望。回到屋中,看人走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幾個老友,金星露出本來面目:
“你們知道我干嗎來了?我分倉來了,這盤子要動。”大家立馬豎起了耳朵。“怎么動?
向下還是向上?”胡小濤迫不急待問。胡小濤是我們這里人緣最好的,干活最踏實,但
有時反應不夠快,我們常笑他智商在80遇到強阻,他笑嘻嘻的一點也不介意。“當然是
向上,向下有空間嗎?”金星有點不耐煩,“最可靠的消息我還沒有得到,但從最近我
們公司的動靜來看,風云要變,物極必反。”接著他又從各方面綜合分析一通。“這盤
子要抬起來可夠累的,我被套了1000多萬,虎子那還有1000多萬,像我們這樣的不少,
要讓這些盤子解套還得獲利,恐怕得百八十億。”我邊說邊搖頭。“你知道現在社會游
資有多少?2000~3000億!你知道銀行里有多少存款?幾萬億!這些錢,怎么生錢?放
到股市里。”金星不容置疑地說。“你手頭還有多少錢?”他掉頭問坐在旁邊的賀鳴。
“我還沒動呢。幾千萬沒問題。”“你呢?”他又問我。“沒多少了。”我還是對他說
的沒信心。“金星,美國摩根公司的著席分析師前兩日舉行了一個講座,他可說這行情
得到300多點才有希望。我等那個時候再抄底呢。”虎子搭話。“他是用尺子量的,我
是資金碼的,你們就等踏踏實實等著好吧。”金星肯定地說。
春天漸漸走近了,股市也如金星所言,停止了下跌,一步步地向上走起來,牛終于
盼來了。我在公司的地位也漸漸高升,手頭的資金也多了起來,心情開始有些飄飄然了。
一天,虎子找到我,告訴我他想作把奔龍股份的莊,當時價格是5元,流通盤有600
0萬股。
“你有多少錢就作莊?”我問。
“不是我想作莊,是我們老板。有5000萬。”他說。
“5000萬就想作莊?喝湯吧!”我有點失望。
“作群莊啊。你再出3000萬不就夠了。”
作莊有群莊和獨莊之分。獨莊是一個主力作盤,比較容易操作,行情走起來也比較
清楚,而群莊則是幾個大戶合力作盤,有人負責抬拉,有人負責振蕩,行情比較復雜,
令人眼花,有時一個主力的吸貨階段正是為了另一個主力的出貨,從形態上很難看出其
中的奧妙。

熱門文章
推薦文章
中彩票图